返回

漂亮炮灰替身被真神娇养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23. 第 23 章 第一次闹别扭与第一次哄……
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我始终相信,这才是您希望我成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舍弃捷径,不求一步登天,只求脚踏实地,证明自己,成为真神眼里真正值得培养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或许桃夭夭不知道风行止青睐他的真正原因,但他并不在乎,他只知道自己愿意为了这份殷切的期望和关怀,努力奋斗。

    真神遥不可及,那就许一个可以重来、不被放弃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愿望其实是很聪明的,它看似自己放弃了一切,但抓住的却是风行止的“不放弃”。

    小桃树不懂人性那些弯弯绕绕,而风行止第一次见面就教会了他一个道理——想要什么就要说出口,一定要争取。

    “您会答应吗?在我失败的时候,不要第一时间放弃我,让我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区别于其他备选继承人的特权,尽管桃夭夭意识不到。

    风行止却已然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起眉,清俊的眉眼神色淡淡的,却不如之前那般什么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特权。

    若按照风行止的行事准则,往继者一旦达不到最低的标准,就会淘汰出局,安排好后路。

    桃夭夭也不应该例外,无论小桃树多么孤独脆弱,在真神眼里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但风行止已然为桃夭夭破例多次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面开始,桃夭夭就明显和其他备选继承人不一样,他受到了来自真神的更多关注和优待。

    偏生他又很乖很听话,从来没有歪心思,若风行止不答应,他也会老老实实换别的愿望,根本不会去质疑。

    这才是风行止从不“为难”他的原因,甚至会主动“因材施教”,帮他减负。只为了让他更健康地成长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想法出乎我意料。”

    半晌,风行止方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也很乖巧。从来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并不希望你对我抱有如此多的期待,毕竟在这方面,我回应不了太多。但我确实期望你能比常人更加豁达,如此才不会轻易被执念打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做到了这种豁达的心性,有了充分的觉悟,而这种期待又能够使你更加坚定,那么,我自然要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什么无理的请求,不应该被拒绝。”

    风行止轻轻拍了拍呆住的小桃树。

    桃夭夭一下子回过神,惊喜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您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桃夭夭活泼地扯着男人的衣袖,欣喜地直蹦哒。

    他快乐道:“就是对您有期待,才让我觉得很温暖呀,并不会不值得,这个心愿就是我唯一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拥有感情是我最大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很有道理。如你所愿。”风行止表示赞同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尝试同桃夭夭分析利弊,而是轻轻抬手,握住了小桃树的桃枝。

    银灰色的道种之力一闪而过,快得几乎看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瞬,言契已然成立。

    “这个心愿,我会为你达成。现在,你应该能感受到它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的某一日,倘若真的需要它生效,它就会出现,提醒你和我。”

    桃夭夭闻言有些错愕,连忙细细感受了一番,果然在灵台上发现了一点若有似无的痕迹,并不起眼,却是真正作用于神魂之上的契约。

    风行止对这个心愿的重视和维护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但是,在确定了契约真的成立那一刻,桃夭夭却并不觉得开心了。

    相反,他惊慌又委屈地搓了搓自己的桃子,可怜巴巴道: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种用法术订立的契约。解除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契约有问题么?”风行止不解。

    小桃树却已然激动起来,说话的时候也急得桃枝都拧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订立契约?我相信您,不会怀疑,您已经答应我了,就更不需要靠契约来约束。”

    桃夭夭无法理解风行止与他订立契约的行径。

    因为,在他眼里,风行止是他尊敬的上仙,是前辈,长者,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意味着承诺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信任,是纯粹的,不需要依靠任何外物来维持。

    他决定相信风行止,就不会后悔,也不会因此而瞻前顾后,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契约出现的时候,这份信任就变成需要刻意维系才能存在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小桃树不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他蔫蔫地看着风行止,难过道:

    “您之前不是说,需要勉力维系的感情,都不值得上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对您的信任,也不需要契约来维持。我不想要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可怜极了,连桃枝都揪断了好几根。

    风行止闻言,神色莫测地观察着他。

    思忖半晌,男人便收了探究的视线,耐心帮他修复了那些受损的桃枝,又动作轻巧地阻止了桃夭夭赌气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传达的意思,对我的信任,我也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心性与本座素来奉行的准则,你我之间确实不需要靠契约来维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还给我绑了一个……”桃夭夭生气地踢了踢树根,就差原地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风行止却平静地注视着他着急忙慌的可爱模样,安抚道:

    “不需要契约维持,并不意味着不能绑定契约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在这一刻,你是如何无条件信任我,如何敬我,这个契约都必须要在今日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桃夭夭,你涉世未深,阅历尚浅,年纪同样太小,那么,你就要知道,世间的生灵都是多变的,并不如你如今见过的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时移世易,人心易变,命途不可估量,就算你认为不需要,我也必须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无关形式,更无关真诚与否。”

    “它只是我给你留的一道保障,用不上皆大欢喜,用上了也可保你心想事成,总不会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不会收回契约。这样解释可以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听懂了……”桃夭夭纠结地听完,总算明白了风行止的良心用苦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很别扭,无措地拧着桃枝,就那么闷不吭声地扯着风行止的衣袖,不愿意松口。

    这还是认识以来,小桃树第一次闹脾气。

    偏偏风行止又是为了他着想,在谨慎地替他考虑退路,担心他被辜负,完全是为了保护他。

    所以,桃夭夭攥紧了桃枝,既不反对,也不认可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知道上仙这样做才是最稳妥的,只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。

    风行止看着他闹别扭,斟酌片刻,缓缓抬手,覆在了气到鼓鼓乱颤的小桃子上,试探地拍了拍……

    桃夭夭下意识就要把那只手抽开……又在桃枝碰到风行止的时候,无知无觉地自发卷住了男人戴着扳指的那根手指……勾着不放了。

    他一时又是着急又是难为情,想要把桃枝解开,却被风行止反手一把握住。

    好在,对方也只是轻轻握着,没有出言取笑他。

    桃夭夭莫名感觉好过了很多,没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风行止紧了紧握住桃枝的手掌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此事是本座专断独行在先。你若心有不平,便出出气?或者我再多许你一个心愿?”

    桃夭夭一被哄,不情不愿地轻轻哼了一声,小声嘟囔道: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任性,也不会多要奖励。我是懂事的桃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风行止从善如流,“懂事的小桃树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?”

    桃夭夭冥思苦想,最终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您把它隐藏掉,让我发现不了,看不见它,我就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请牢记:百合小说网,网址手机版n.baihexsw.com ,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.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